网站标志
典当学院
文章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水钱》第四章 领导的高度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5-30 12:43:01    文字:【】【】【

  夏朝鼎康复后出了院,天天密切接触的都是“金融界”的人,包括银行机构和非银行机构。

  非银行机构主要汇通典当公司、大禹投资公司、万通担保公司、裕正建筑公司这四家民间金融机构“水公司”。

  这些人每天夏朝鼎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夏朝鼎谈事就远远的坐着;夏朝鼎出行,就近近的跟着;夏朝鼎每天办完事,睡觉的地方都是这些人安排。

  出行办事共进退,吃饭喝茶各给各。大家就这样共同伺候着夏朝鼎。防止夏朝鼎走水。

  夏朝鼎和汇通典当公司的王长勇发生了上次斗殴后,双方真的已经谅解,谈话很客气,规矩很严格。

  王长勇汇通典当公司的水公司员工,温良恭俭让的伺候夏朝鼎,就是希望夏朝鼎何时能够将抵押给他们的那块没有土地证的土地完善权证。

  其他水公司的伺候夏朝鼎,是关注夏朝鼎何时能够完善与王长勇的土地证,大家估算了,办完证,那块地还有点剩余。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夏砣子不走水(逃债),夏砣子是有办法的,只要他老人家身体好,只要给他老人家足够的动力和尊重,他的钱就会像变戏法似的出来。这么多年了屡试不爽!

  这段时间见夏朝鼎最多的真正的金融机构的人,是农业银行的信贷科科长黄敬前。

  1995年响应市政府建设新区的战略规划,当时唐跃君主政的台星市农业银行给夏朝鼎的朝鼎集团贷款两千万元,贷款期限五年。

  抵押物是朝鼎集团名下一块三百亩的土地。这块土地就是这次夏朝鼎抵给王长的这块土地。

  唐跃君的农业银行在那一轮九十年代末台星市所有金融机构对夏朝鼎的诉讼大战中,没有参战,在圈内唐跃君赢得了一个好名声,在朋友困难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够义气、对得起朋友。

  因为那笔农业银行支持朝鼎集团的两千万贷款,当年的抵押物是夏朝鼎用政府抵债三百来万的一块三百亩土地,在农业银行抵押贷款两千万元,贷款期是五年。

  在贷款的时候,因为国家银行业还没有进入规范化时代,贷款还不规范,土地并没有进行评估,只是办理了抵押登记。

  后来朝鼎集团陷入困境,这时候如果农业银行提起诉讼,一旦起诉,银行胜诉了,土地一拍卖评估,就会暴露土地抵押物不足值的问题,追究起信贷责任来,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唐跃君不起诉也有理由,虽然有人认为抵押物价值可能不足,但当时的历史条件,1995年《担保法》刚刚出台,《担保法》实施的各种配套措施根本就还没有,或者说严重的不完善。

  比如说,那时候资产评估机构才刚刚诞生,很多城市甚至没有评估机构,绝大多数金融机构办理贷款抵押根本不需要评估。所以说这笔贷款没有进行抵押物资产评估,并不违规。

  其次,那时候国家土地管理规范化也刚刚才起步,仍然不规范。那时候涉及到土地产权,就是政府和企业签一个土地使用合同就完事,根本没有土地证。

  其三,在《担保法》出台前,虽然《民法通则》有担保、抵押一说,但大家根本不知道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担保、保证、抵押、质押,这一大堆的“担保”法律关系之间的区别。商业合同中,合同签订的是担保合同就是担保;合同签的是抵押合同就是抵押担保。

  所以说,对土地提供抵押担保,还要进行抵押登记,《担保法》刚颁布,很多人和很多机构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唐跃君作为优秀银行家毕竟还是走在前面,当时发放这笔贷款,安排黄敬前的信贷团队在国土局拿回了一个土地抵押登记的手续。

  所以说这笔抵押贷款,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一笔难得的合法合规的贷款,虽然后来有人说,抵押物不足值,但是没有评估谁知道足值不足值?

  不能够以后来的观点评估以前的历史,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原则嘛,所以责任不在银行。

  相比而言,农业银行办理贷款还是规范的,毕竟有抵押物,信贷手续齐全规范,想当年基金会清理的时候,后来紧跟着的国家从上至下金融行业持续的清理整顿,暴露出来很多基金会、农村信用身甚至出现贷款手续就是酒桌上的菜单、或者一个香烟盒盒,打一个借条,几百万就贷出去的案例。

  农业银行的这笔贷款,比起当年基金会什么抵押物都没有,就放给朝鼎集团数个亿规范多了。

  另外,唐跃君不起诉,还有一个谁也没法苛责的理由,因为夏朝鼎为了对得起老同学。

  当唐跃君在任的时候,夏朝鼎对所有其他金融机构的利息能拖则拖,但这笔农业银行的贷款利息就是借水钱也是每个月结了利息的。既然利息按期结算,并且朝鼎集团陷入困境之时还没到还款期限,从理论上就是优良贷款,从法律上来说,就不具备诉讼条件,所以唐跃君主政的农业银行不起诉夏朝鼎理由很充分。

  当然,夏朝鼎的讲信用是有条件的,自从基金会清理平息后,唐跃君因工作出色上调省农业银行担任副行长后,夏朝鼎就再也没有结利息。

  黄敬前先生名字就没有唐跃君取得好,跃君者,飞跃发展之人也,敬前者,只有尊敬、羡慕前辈的份!

  虽然黄敬前由数年前的普通信贷员进步为信贷科科长,但是没有高升离开,唐跃君同志的上调之时做了离任审计,组织上已经给出了唐跃君同志没有任何遗留问题的规范结论。

  朝鼎集团的这笔贷款,多年以来农业银行每到两年就会催收一次,朝鼎集团每次都在催收单上签字盖章,还主动签订贷款本息累加展期的协议,诉讼时效倒是没有问题。

  现在国家规范信贷纪律,根据信贷终身责任制的要求,随着信贷规范政策,再也不可能在朝鼎集团不还款的情况下,继续给这笔贷款以催收通知的方式继续延期了。作为这笔贷款当年的具体经办人,贷款责任落到了黄敬前头上。

  黄科长命苦啊,眼看着好不容易进步了,由普通信贷员进步为信贷科科长,虽是不起眼的一个科长,但银行的信贷科长可不比其他科长,那是真正的实权人物,每笔贷款百分之八十的话语权在他手中,有时候银行信贷科科长甚至比一个普通副行长实际权利还大。

  眼看着升任信贷科科长之后,吃香的喝辣的天天有,鞍前马后被人伺候着的生活刚过了半年。

  但这笔涉及前任领导的不良贷款完全有可能将他打回原形,甚至于按照近期出台的信贷责任终身追究制,可能自己被赶出农业银行,并且退休工资都没有。

  领导没有错,错误全部在自己,当年信贷报告是自己写的,肯定性意见是自己出的,领导只是采纳,并且采纳意见的领导当时一大堆,唐跃君是最后一个。

  唐跃君到省上去了后,另外的领导也随着升迁,现在个个都是副行长、行长,都是现管领导,一个也惹不起,只有靠自己。

  自己得光荣的将这个炸弹排除了,否则炸死的只是自己,其他领导最多是受震荡波震荡一下罢了。

  黄敬前还是有信心的,随着按揭制度的引入,导致中国房地产的井喷发展,现在这块地已经价值接近五千来万。夏朝鼎多年没还利息,按照银行复息、罚息的计算,本息也就四千万左右,从账面上来说,收回贷款本息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银行起诉然后拍卖资产的话,可就有点问题,因为这样大宗的资产拍卖,法院、拍卖公司后边跟着一大群买便宜的人,到时候评估价可能会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降低,进行拍卖的时候可能会被围剿,第一次拍卖可能会不成功,经过第一次降价仍然可能会拍卖不成功,进行第二次降价后可能会成功。但是拍卖成交价可能会已经大幅度下降了。

  黄敬前在前段时间想,虽然不能完全清偿,但对国家来说总算是绝大部分债权得到了保护,本着为国家负责的态度,他向银行领导提出了提起尽快诉讼的建议,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现任行长、副行长都没有明确表态。

  黄敬前知道,如果这个方案自己继续坚持提出的话,那么就是自己一意孤行,其结果仍然得自己承担责任,到时候炸弹炸开了,虽然贷款主要部分可能收回,炸弹当量已经大为降低,但是自己还是受不了,虽然不会被赶出农业银行,但信贷科长这个肥缺可有很多人盯着在。

  前几天,夏朝鼎躺在医院,黄敬前感觉到空前的危机,天天求神拜佛希望夏朝鼎不要死,因为黄敬前知道,夏朝鼎只要一死,这颗炸弹就即将提前爆炸,自己这个奋斗了二十来年的信贷科科长位置也就拜拜了。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好人有好报,夏朝鼎活过来了!黄敬前松了一口气。

  但天天看着夏朝鼎被水公司伺候着,黄敬前又紧张了,夏朝鼎今天活过来了,明天会不会死?还是很玄!

  本来这笔贷款还可以拖一拖,但现在这块地夏朝鼎竟然转让给了水公司,不管转让手续合法不合法,天天水公司都盯着这块土地,就是以后银行提起诉讼,进入拍卖程序,少不得还要过水公司这一关!

  这个问题,得想办法解决。迫不得已,只有依靠组织。在现在,黄敬前认为最靠得住的组织就是唐跃君。

  毕竟自己跟了唐行长一、二十年,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自己相信唐行长是高人,高人自有高招。

  自己以前不好找唐行长,这次夏朝鼎被砍伤性命攸关,自己去汇报一下,既是工作又是关心他的同学,在第一时间将这种敏感问题告诉给唐行长。

  星期五,黄敬前向行领导汇报,准备下周一到省上考察一笔贷款户交易对手资信情况,得到领导批准。黄敬前立即给唐跃君打了电话,说自己星期一要到省上出差,希望拜见领导。

  唐跃君行长电话里非常热情:“好啊,敬前,听说你当了信贷科科长,真的前进了,好啊,你十一点钟到我办公室来吧,中午我请你吃饭,祝贺你进步。”

  唐行长的热情让黄敬前感动得热泪盈眶,还是领导好啊!以前总是听人说,越大的领导越有人情味,看来真是这样的。

  “坐、坐、坐,敬前,瘦了,怎么当了信贷科长有什么感受。责任更大,任务更重,可要注意身体啊。你知道我不抽烟,但还是有接待烟,来一颗,你在我办公室抽烟随意,来这儿有烟灰缸。我先给你泡茶。”

  唐行长热情地招呼,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软中华扔给了黄敬前,又将面前一个高档的烟灰缸向黄敬前推了推,起身走向开水器。

  但脸上却全是笑容:“唐行长,领导您坐,你怎么能给我泡茶,我自己来、自己来!”见着唐行长还要亲自给自己泡茶,黄敬前赶忙冲上去抢茶杯。

  “坐、坐、坐,我来、我来,来者是客嘛!”唐跃君强力的制止了黄敬前。黄敬前只好坐下。

  “谢谢、谢谢,领导我怎么受得了。”站起来双手接着唐跃君的茶,黄敬前有点手足无措。

  “什么话,拘礼了,记得当年大家一起下乡考察贷款户走乡串户,那真的像兄弟一样的工作啊,真怀念那时候的工作,虽然苦一点但很快乐,记得那时候你还是个小伙子,刚毕业吧,你看,现在已经是一个年富力强的担当信贷大任的干将了,不错不错,你今天来我很高兴。”

  “今天专程来看我,工作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唐跃君没有做自己的大班椅,而是和黄敬前一起促膝坐在接待沙发上。

  “没什么,主要是来看一下领导,领导放心,工作上我不会给你丢脸。没什么麻烦领导的。”黄敬前说。

  停了一下,黄敬前小心翼翼的切入了正题:“领导知道吗,夏朝鼎被水公司的人砍了,差点没活过来!”

  “夏朝鼎这几年借了水公司不少的钱,还不上钱就用一块没有产权证的土地抵债,发生矛盾被水公司的人砍了。”

  “是不是啊,这个夏朝鼎,怎么会这样,一个好好的企业家,哎呀,夏朝鼎当年给政府做了那么大的贡献,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做企业不容易啊。夏朝鼎没有被砍死吧!”

  “没有没有,当时比较严重,结果当天就度过了危险期,据说最后是轻伤,已经出院了。”黄敬前说。

  黄敬前接着说:“领导,今天我一来看您,二来想请教一下您。您知道,夏朝鼎当年那笔贷款是写的信贷报告,我应当对国家负责。”

  黄敬前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虽然他说的只是他写的信贷报告,而没有说这笔贷款是他发放的;也只是说是对国家负责,而不是说对贷款负责。

  唐跃君听了很满意的连点了几下头。拿起那包中华烟,拆开给黄敬前发了一颗烟,做势拿起烟灰缸旁的资宝打火机,还准备给黄敬前点上火。

  “你当年在的时候,他还讲信用按期结息,您领导一走没有谁压得住他,再加之这些年,他借了水公司不少钱,情况越来越严重,这次竟然把抵押给我们银行的那块三百亩土地转让给了水公司!我害怕这笔贷款出现问题,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我压力挺大的。”黄敬前真诚的看着唐跃君。

  看着黄敬前惊讶的望着自己,唐跃君说:“当年这笔贷款我知道一点情况,也是为了政府的新城区建设,政府要求众多的金融机构都支持夏朝鼎,我们的贷款还是很慎重的,有抵押,我在的时候夏朝鼎从来没有逾期结息,贷款质量很好啊,后来怎么会这样,看来信贷监管得加强啊。得多一些人性化的贷后管理工作才行啊!对企业我们不能一贷了之,而是要更多的扶持关怀贷款企业,支持他们的发展才对。”

  “是、是、是,领导您一走很多工作不如以前了,但现在这个问题很不好解决。拖下去吧,逾期越来越严重,眼看着诉讼时效就要过期了,特别是这块土地和水公司沾上了边,可能情况更坏。

  “起诉吧,又害怕资不抵债、特别是抵押物和水公司沾上边,胜诉之后可能资产变现更困难,更是不好拍卖,可能会给银行造成损失。行领导一时间也拿不出一个更好的意见,进退两难。”黄敬前说。

  “拖不是办法,国家银行的信贷资金不能受损失,但是起诉一定要慎重,夏朝鼎是对政府有重大贡献的企业家,我们不能不考虑别人的实际情况。不能简单地认为一纸诉讼就能解决问题,简单化处理有时候会适得其反。不过,问题一定得解决,一定要把思路再放宽一点,采用多途径解决问题。”

  黄敬前听了唐跃君的话,感觉领导就是领导!每句话都对,但每句话连在一起,你就都不知道到底说的是什么!

  “要有现代的金融意识和金融手段,你们要多关注中央的金融政策和产业导向,提高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和谐的处理疑难复杂问题。比如说现在中央进行的银行不良资产剥离,还有就是在企业界推进的承债式企业资产并购,这都是符合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大方向,在这些方面的经验可不可以引入到我们的具体问题处理中呢?”唐跃君高屋建瓴的说。

  “银行不良资产剥离?企业重组?夏朝鼎的债务不符合不良资产剥离的标准啊,并且他这个企业怎么重组?水公司缠身,谁敢来惹?”

  “敬前啊,要有持续的学习能力和深入的研究能力,我以前没有到省上,没有更多的接触不良资产剥离也只知道抓业务,所以对很多问题的处理,思路狭窄。现在主管这一块才知道,银行不良资产剥离是近年来银行一个重大课题,是为了我国银行甩掉包袱轻装前进,增加资产优质率和企业核心竞争力,是我国银行走向世界,迎接国际挑战的重大举措,针对很多改革过程中的银行遗留问题,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痛下决心、在不良资产剥离过程中坚持程序合法的处理方式,往往能够取得于国于民都有利的效果。至于说资产重组,虽然是企业界的事,但是我们能够寻求我们的优质客户,对有一定问题的贷款企业实现承债式资产重组,我们的信贷资产不就可以变为优良了?”

  “敬前啊,我认为您们还是要多向企业家学习,特别是向有开创精神的企业家学习,比如说你们台星市的王长和就很不错嘛,向他这样的企业家学习一些企业并购的经验,可能会有一定的帮助。”

  “领导我领会到了,可不可以这样认为,第一、如果我们认真地研究夏朝鼎的贷款,按照合法的程序将它认定为符合资产剥离原则的资产,将它剥离给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那么就是符合国家宏观金融政策的举措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第二个方案,我们可以找一家有实力的公司,我们为这家公司提供金融杠杆,促使他与夏朝鼎合作或兼并夏朝鼎,由新公司承担债务,就像前些年,我们各大正规银行被迫接受基金会的不良债权一样,经过长时间的运作,将不良资产的不良性进行经营型转变,这样对银行来说不良债权变为优良债权,对夏朝鼎来说也是一种解脱。领导,我说的对吗?”黄敬前高兴地看着唐跃君。

  唐跃君欣慰的看着黄敬前,点点头慢慢的说:“敬前,你的意见很好,很有高度!”

  “可不可以再进一步,将两个方案合二为一,不是更完美吗?年轻人就是要大胆的想,小心的做,有什么成熟的想法可以直接给我汇报,我支持你!”唐跃君将一切都归功于黄敬前。

  “建议你对你的方案回去后再细化一下,不妨和王长和交流一下,据说他这几年发展很快,而且有思想,我们有时候不妨多学学别人。走我们去吃饭,为你的进步而祝贺。”

  “领导,今天来也没带什么,送您一支钢笔,您是书法家,得有一支好笔,这支笔是去年单位奖励我们到欧洲旅游,我当时心里念着您,就用奖金买了它,感谢领导的培养。”黄敬前将别人送的这支万宝龙钢笔递给唐跃君。

  “哎呀,你看还这么有心,知我者还是兄弟啊,我也就是喜欢书法这个业余爱好而已,说什么书法家可高抬我了。咦,万宝龙,挺贵的啊!我不能要!”唐跃君没有接黄敬前的钢笔。

  “不贵、不贵,在欧洲很便宜,就三百多块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领导一定不要拒绝。”黄敬前赶忙说。

  黄敬前说的三百多块可没有说币种,那是欧元。其实这笔虽然是他买的,但是却是跟着一起旅游的一个企业家给的钱。

  “这样吧,这支笔你暂时保留着,现在最需要一支好笔的人是你,我相信你用这支笔能写出让人民满意,让单位满意的好文章。”唐跃君意味深长的说。“走,敬前,我们到食堂吃饭去。好好喝一杯。”

  一高兴,唐跃君多喝了一点,让黄敬前再次深受感动,领导还是将自己当兄弟啊,你看,两个人喝酒领导都还是像原来一样平易近人主动喝醉。

  送走黄敬前,唐跃君回到办公室,没有丝毫的醉意,沉吟良久,拿起电话给翻出王长和的号码拨了过去。

脚注信息
地址:浙江省某某市某某路有01234号 邮编:312345 电话:000-12345678 传真:000-87654321
新航娱乐典当质押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20-2025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